北京安定醫院
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 >>新聞中心 >>綜合新聞

新聞中心

綜合新聞

我在拉薩的這十天

字號: + - 14

image.png

  不知不覺已然在這個城市生活了十個晝夜,心中向往的藍天、白云觸手可及,車水馬龍的拉薩市區似乎與我熟悉的大北京沒有什么差異,來自各方的援藏隊員們似乎都是自來熟,沒有什么隔閡的感覺,很快大家就在說笑中打成一片,但,我深知,遠方有我愛和愛我的人在思念,日記中無法完全描繪出拉薩的美,更無法抒發出我對遠方親人的愛。

  還記得接到通知那天的興奮,也還記得在向愛人及家人告知援藏任務時他們給予的鼓勵與支持,雖然在出發的頭一天晚上,躺在床上的孩子哭了,但愛人還是哽咽的囑咐我多注意身體;還記得黨辦劉敏主任、王芳同志為我跑前跑后,準備各種用品的忙碌,慶汝主任送來兄弟般的關心;更加清晰的記得7月31日滕紅紅書記、張駿副院長、李占江副院長、張瑞美主席以及各位領導、同事在醫院、在機場目送我進入安檢門那最后深情的眼神。

image.png

  我看到領導的眼睛濕潤了,愛人的情感沒有控制好,她哭了,她是離不開我,習慣了我來多想些事情,習慣了我為她遞上的一條毛巾,也習慣了我做菜的味道,但我知道,在我告訴她的那天開始,她的肩膀已經變得有力。

image.png

  援藏工作是一項任務,更是一次鍛煉學習的機會,在與滕書記、張院長、劉敏主任談話過程中,我能感受到他們對我更多的是關心與愛護,囑咐我最多的是保重健康,王剛院長發微信告訴我“多多保重!有需要隨時聯系醫院”。我深深的感謝你們對我及家人的關心與照顧,也感謝邵桂忠書記、宋曉兵處長以及科室的各位同志們深切的囑托及最后的送別,有你們的支持與幫助,我不是一個人在遠方。

  7月31日的北京首都機場,人并不多,天空也并不作美,傾盆大雨無情地敲打著機身,透過那小小的玻璃窗看著逐漸變小的房屋和那熟悉的街道。晚十點,同行的雨水護送著我們走出了機艙,瞬間被那清新的空氣撞了個滿懷,撞的我有點暈,腿也好像有點乏力。接過援友的便攜式血氧儀測量指脈氧,哦,原來我中招了,血氧76,心率107,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高原反應啊,我這平時60的心率,這要是在醫院,無抽治療中心的姜瑋主任恐怕早就急眼了,急診的劉子軍主任恐怕也早就要把我按在搶救床上了。

image.png

  大家似乎都有點反應,其中年齡最小的援友最為明顯,已經無法自行站立,臉色蒼白,嘔吐,差點就直接進高壓氧艙了,但后來我們發現,她恢復后其實是非常頑皮的,并且自嘲是“三早隊員”,知道援藏任務最早、出現高原反應最早、援藏隊伍年齡最小。

  那天,我們到酒店很晚,車還沒停穩,我就看到了去年接受援藏任務的薛立明大哥,一下飛機就接到他的電話說來酒店看我,但飛機晚點,沒想到他還在一直的等。他沒怎么變樣,比原來黑了點,看著他提著行李箱大踏步的行走,心中的佩服油然而生,哎,我什么時候能走快點呀。

image.png

  拉薩的天空湛藍而純潔,陽光灑在那些紅色屋頂、白色外墻的建筑物上,透過光與影的勾勒,點綴上那些身著紅色衣服的估肖啦,以及手持念珠信仰虔誠的阿加啦,描繪出那純潔、樸實、神秘的雪域地,容納著來自遠方的朋友來抒發他們的情感,這里有詩,這里有你心中的遠方,這里,還有你心中的故事。

image.png

  對拉薩的向往我已記不清有多久,心中總是萌生著各種遠赴拉薩的情結,但從未想過會以一名援藏干部的身份來到這片土地,也可能是我向往太深,也可能是高原對我的厚愛,來到這里的第5天,在不吸氧的情況下我的血氧已經可以維持在80以上了,但心率還是在90至100之間徘徊。對拉薩的向往總是驅使著我出去走走,3660米的海拔似乎已經接受了我的腳步,與藏族同胞們似乎有著用不完的時間相比較,我的步伐似乎快了很多,看著我跑步過馬路的樣子,再加上已經黑一度的膚色,我想,我可能已經準備好在這片凈土上開展工作了。

image.png

  但,往往故事的精彩之處就是讓人們多一些懸念。三天的培訓大家對援藏政策、藏族歷史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,“治邊穩藏”的含義大家已熟記在心,兩次交接、見面會上聽到上一屆援友努力工作的奮斗歷程,領導們深切的關愛以及對首都醫療衛生的感激,讓我們更是有一種甘灑熱血的奮斗精神。領導們似乎看出了我們激情的燃燒,不免開始擔心起我們的身體,畢竟才入藏一周,還沒有援友在不吸氧的情況下血氧能穩定維持在90以上,說完全適應這種高海拔地區恐怕還為時過早。

image.png

  所以,第二次見面會后并沒有直接安排科室對接,只是與各授援部門負責人見面后,依舊回酒店休息等待通知,至于什么時候開始工作,我想大約應該是在不久后的某一天吧。

  上一屆援友們還在踏實的工作著,并沒有因為我們的到來而歸心似箭,只是在嘆息時間太短,沒能完全施展出拳腳,給予厚望的眼神不加掩飾的投向了我們,這,其實也是我們新老援友們內心早已相扣的雙手,我們為了拉薩醫療質量的提升而來,同時也為了我們心中的理想而努力。

image.png

  就像我在離別時發的朋友圈里說的一樣:

  “我最親愛的大北京,所有愛我和我愛的親人們,來不及與你們一一道別,也沒能與你們過多纏綿,今天,我已經做好準備,開始拉薩一年的工作,感謝你們的牽掛與寄托,也感謝你們對我的思念,還有早已在遠方等我的親人,北京,我愛你!拉薩,我愛你!”

image.png


彩神-官网